芒果布丁_今天依然很懒呢

杰裘〔足够〕

*新人写手,请多关照

*ooc属我

*不明显的前佣和微量庄侦,我就不打这两个的tag了,毕竟占tag,杰裘为重嗷!

*我写的都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发到这个高手云集的地方(嫌弃自我)

*很长,很水,都不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

*杰裘的恋爱经历,脑子一抽写出来的东西

*可以的话就开始吧嗷!

――――――

你问我来到这个庄园的目的吗?

无非就一件事,满足当时“坏孩子”对杀戮的欲望而已

看着那些人惊慌害怕的表情,听着人们为请求留下一条生路而不断发出赞美

把那些人开膛破肚,再看之后仇恨我而死不瞑目的表情,有用语言无法形容起来的过瘾,血也是那么令人兴奋

不过现在想想,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美妙,甚至会恶心……

我就到此为止吧

――――――

杰克外表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内心是被他称为“坏孩子”杀戮欲望强烈的疯子,杀人魔

从以前开始,他就一直听到一个声音

“把你最心爱的娃娃的肚子破开吧”

即使以前再无视,但是真的十分在意

最后还是遵从着“他”的指令和自己的好奇心,拿着剪刀剪开了娃娃的肚子

但是他发现,这个娃娃的肚子里除了所有娃娃都会有的棉花以外,剩下的什么都没有

而这个他最心爱的娃娃,再也不能缝补回来了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越来越遵从着“坏孩子”的思想,而“好孩子”则被他藏起来了

至于他喜欢玫瑰,在他眼里,玫瑰是绅士的象征,而他就是一个绅士。玫瑰看起来温柔魅力,却暗藏杀机,就比如那些尖刺,这预示着它不能靠近,否则会被刺伤,就像杰克一样,看上去彬彬有礼,如果因为好奇心靠近他,一不小心了解的太多,就会被他的“刺”所“刺伤”

至少来到这里之前,确切的话是认识了“他”之前,杰克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他已经忘记了来这里的初心,因为他有了牵挂,也就是“他”——裘克

――――――

这天清晨吃完饭,裘克难得和杰克来到了玫瑰花丛,他拿着火箭筒,而杰克拿着浇花的工具

目光不经意洒向一朵,也是唯一一朵在花丛中显得格外耀眼特别的紫色玫瑰,杰克不知怎么回事想到了以前

裘克看着杰克浇玫瑰花的手忽然停住,水一直浇在一个地方,虽然不在意这花会不会像里奥的女儿艾玛说的什么浇的水太多了会死掉,不过还是问了一句

“喂,发什么呆呢伪绅士?”用火箭筒戳了一下杰克的手臂

“没事,”杰克把浇花的工具抬起“只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

杰克到这个地方时,还有很多人没有来,于是他在推演里消磨时间,等待着

不过每次他都是很快的结束游戏,因为来到这里之前,杀人的经验已经够了,那些渴望求生而制作的小把戏也见多了,他能够一一识破,所以一般都会快速结束游戏

杰克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叫裘克的小丑。那个小丑不会谦让,不懂得情调,一出口就是满嘴粗话,谁知道他是怎么能做到这样面不改色地说出来这些呢

绅士对这种人保持极端厌恶,裘克也对那个“绅士”的作风强烈反感,在裘克眼里看来,他这一切“绅士”虚伪得不能再虚伪

于是,也就造成了他们两个每次见到几乎都会怼起来,里奥等人表示已经习惯

某次晚上准备吃饭的时候

“伪绅士,我们玩个游戏?”裘克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在众监管者仿佛吃瓜群众的目光中说出了这句话

众监管者:竟然意外的没有怼起来?

就算在餐桌上,他们也是会怼起来的

裘克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要和他玩游戏,杰克这样想到,刚准备拿起茶杯喝红茶的手顿住

“说吧,什么游戏”杰克也是不客气

“我赌你这个月的业绩,不可能超过我”裘克说出了这句让杰克险些把茶杯把手握碎的话

“如果超过了呢?”杰克面不改色的说到,当然,实则已经被气到了

“不可能的! ”裘克自信的说

“我想,我这周就可以”杰克看着自信的裘克,冷笑到,同时抬起左手就呼了过去

“啧……伪绅士!”裘克随手轮起火箭筒就挡住了杰克的攻击

“嘶……一个只会抱着火箭筒瞎跑的疯子!”杰克收刀,随后又是一刀

“疯子怎么了?不服来啊!别忘了我们都一样疯!以前你甚至比我疯好吗?”裘克的脸被划了一道浅小的伤口,用左手蹭了蹭伤口流出的血

“我相信打倒一个疯子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以前比你疯又怎么了”杰克看着裘克,不得不说,他说对了,自己在来这里之前,比在座任何一个人都疯

“走吧!出去干!老子我TM可不觉得你这个伪绅士能比我厉害!”

于是他们打了一晚上

剩下的监管者平平静静的吃完了饭

众监管:果然,最后还是会怼起来,不怼?想多了

结果杰克的业绩真的比裘克高了

“啧,说吧伪绅士你要让我干什么”裘克皱着眉头对杰克说

“以后,滚出我的玫瑰花丛”杰克只留下了这句话

――――――

不过话说回来,刚开始的杰克固然厉害,不过自从那个“佣兵”来了后,裘克发现杰克的业绩一直在掉

“怎么,没有新的杀人方法了,所以这几天业绩一直在掉?”这天,刚刚结束完游戏的裘克遇到了他,带着嘲讽和好奇,随口问了一句

“哦,最近经常遇到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佣兵,很能溜,一局大部分时间花在他身上了,没什么时间抓其他人而已”他看也不看裘克一眼,坐在椅子上喝茶,顺便吃蛋糕

“就那个新来的求生者?你太弱了吧,明天我就能遇到他,信不信你丑爷我能赢?”裘克轻蔑的笑了笑,并不觉得这个叫奈布的有多厉害

“输了,就别祸害我的玫瑰花”杰克提出了要求

没错,从刚开始,裘克就一直在祸害他麻烦园丁栽的玫瑰花,即使一直在警告,也没有停止这种无聊的举动

“行啊,输了不弄你的什么玫瑰”裘克自信的说到,随后就去准备下一局游戏了

然而第二天的下午,先来到庄园的人都看到了裘克疯狂的摧残玫瑰花,而杰克在极力阻止

裘克终于冷静后

“裘克”杰克看着眼前一片的狼藉,默默的用手捂住了眼睛

“干嘛?”裘克不耐烦到,毕竟这已经是第二次打脸了

“我问你一件事”杰克认真的对裘克说到

“有事快说!”

“……你是不是和我的玫瑰花有仇……”杰克停顿了许久,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没有,还有什么问题吗。”裘克心情非常不好,所以只想快点回房间喝一口肥宅快乐水

“今天为什么发疯,摧残我的玫瑰!?”杰克忍无可忍的对他说到,这已经是第9次,他的玫瑰花被裘克毁掉了

“哦,因为我输了啊”裘克用平时的语气对杰克说话,仿佛是对里奥说一句‘帮我替班’一样

“输了,以后运动的时候不能放开冲,只能注意着点,所以我觉得,把花弄了就好”裘克说出了这句令杰克气到发抖的话

“呵,果然你也没成功”杰克讽刺的笑了一下,随后声音颤抖着说

“还有,你是不是傻,花……我还可以……找园丁小姐栽……”

“你说谁傻呢!”本来被第二次打脸就很不爽了,没喝到肥宅快乐水还被说了,裘克彻底怒了

“说你!”杰克也怒了,每次刚刚弄好的玫瑰花丛总会被摧残,而且这次绝对要重栽了,每次提醒还不听,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于是他们又打了一晚上

众求生者、监管者:日常吃瓜看戏

在这种被佣兵一天天溜的快要气死的生活中,所有收到邀请函的人都到齐了

有一天的对局

佣兵也是一开始就疯狂翻窗爆点吸引屠夫的注意力

一般,所有屠夫都不理会,毕竟追佣兵是不可能追到的,追就是徒劳,不过,这局可是裘克,为了当时没有打到他而输了的耻辱……

于是一场猎人与猎物之间追逐逃亡开始了

“你来啊!你抓不到我!”佣兵向后看,边用护肘边吐舌头

逆向冲刺,最为致命

裘克嘴角微微抽搐,随后转身继续追上去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60秒〕

“翻窗加速了解一下!”佣兵终于在裘克的攻击范围内了,结果刚出刀打他就翻窗了,凭借快速的翻窗,险些躲过,并且凭着翻窗加速和钢铁护肘,马上拉开了距离,还说出了这一句话,同时,裘克打在了窗户上

空刀

“我TM的……!”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120秒〕

这只裘克好像上头了

“卡视角了解一下!”一个转角处,裘克走过去本以为跟丢了,结果身后发出熟悉的声音,马上转身,裘克瞳孔骤然缩小,只见佣兵把板子放了下来并翻了过去,还比了个中指

“翻板加速了解一下!”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180秒〕

〔奈布·萨贝达获得称号:牵制大师〕

佣兵沃日你哥我打死你我就不是小疯……呸,我就不是裘克!

好的,这只裘克已经彻底上头了

看吧,皮不断腿也就算了,还不断嘲讽,仇恨值拉的妥妥的

不过裘克真的就这样追了一局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徒劳,但还是想追,毕竟之前要不是这个佣兵太会溜再加上他刚来自己还不熟悉这个求生者的技能,不然他不可能输掉和杰克的

门开了,所有人走了,佣兵如百年一遇的奇迹般被裘克击倒了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240秒〕

“奈布·萨贝达,对吧,我抓到你了”

“是抓到了,不过你可别忘了,我的队友已经出去了,我们已经赢了”这时,裘克才反应过来,剩下的三个人都已经都逃脱了

好啊,佣兵,竟让他上头到忘了剩下的三个人

“好啦,作为一个被敌人抓住的俘虏,你现在可以对我摆布了”

裘克用气球绑住了佣兵

“放开我!”

“你觉得你TM溜了老子这么长时间老子会放你?我放你的几率你自己没有点A和C之间的数??”

奈布不说话了,只是在默默的挣扎,却发现了面前就是狂欢之椅

“淦”奈布边挣扎边说出了这句话

结果这个屠夫把他摔了下来

在椅子的面前摔了下来

“你不挂我?”佣兵奇怪的问道,毕竟要是平时的丑爷,应该马上把自己绑上椅子并尝试鞭尸

而回复他的只有沉默

“老子我给你一次投降的机会,毕竟你是第一个把我溜到上头也是第一个溜我这么久的人”

佣兵沉默了一会

“可是,坚强的雇佣兵不需要敌人的可怜!我不会投降的,裘克先生”佣兵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让裘克震惊的话

佣兵在椅子的正前方,静静地感觉着自己的血液慢慢地流失掉

“呵,还真是一个倔强的人……那既然是你选择的话,老子就陪你耗下去好了”

裘克就这样待在奈布旁,直至最后奈布失血过多晕死过去而逃脱失败

同一天,佣兵的第二局

监管:杰克

“我艹你为什么一直追着我不放啊!!”虽然他每次都溜的监管者团团转,但是遇到杰克还是比较吃力的,他的刀比裘克的拉锯都可怕,长,刀长的可怕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120秒〕

〔剩余四台密码机〕

〔地窖未刷新〕

佣兵翻窗时,红光忽然近了

等等……!闪现!!

佣兵只看到了他因为闪现而微微飘动的衣服和上面的那特有的玫瑰手杖

“咚咚――”钟声响起

奈布·萨贝达倒地

“如果没记错,你今天的第一局把那个疯子溜的团团转了吧”杰克对佣兵说出了这局的第一句话,随后把他抱了起来

“你观战了??”佣兵边挣扎边问道

“等等你怎么是公主抱……!话说你为什么带玫瑰手杖啊?!”

同时看到了不远处的椅子,虽然很绝望但还是继续挣扎

看到了不远处的椅子,走到旁边并把佣兵绑上去

“我带手杖是因为公主抱会给被我抓住的人一点安慰,而且我喜欢玫瑰”

“我观战了,虽然你这么溜他我很高兴,不过他不是你能随便欺负的”杰克回答了他的两个问题

“???”佣兵用了一会时间消化了这句话,直到他升天,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惹了裘克就是惹了杰克

以及他很想说的一句话

mdzz!杰克你怕不是喜欢裘克??不然你怎么观战他!

第二天,一道惨叫把众人吵醒

里奥:当我与班恩,裘克以及瓦尔莱塔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被折断了的玫瑰手杖,手杖上枯萎的两朵玫瑰以及摊在座位上的杰克

瓦尔莱塔:后来,我竟然看到了裘克开始安慰起了杰克,让我们收拾断了的玫瑰手杖和上面枯萎的玫瑰花,然后跟杰克说以后带披风

班恩:后来我看到了杰克竟然乖乖的听话了,裘克竟然一脸无奈加嫌弃却也没有不耐烦,我们扔完玫瑰手杖和上面的玫瑰回来后……

三个人一起说:竟然看到了裘克摸了摸杰克的头而杰克坐在座位上抱住了裘克,两个人在讨论抓佣兵的方法,没有一言不合就怼起来!没有怼起来!

他们表示三观被刷新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每次都是佣兵各种嘲讽溜到裘克上头,最后被打倒,然后遇到杰克就被追着打

杰克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为了裘克而抓佣兵

佣兵:“你怕不是喜欢小丑哦,每次我溜他之后你就追我,再说了我溜你们是为了队友!最后我倒下也是献祭!要不然我让你们上头还走了你们不气死!”

可能真的喜欢吧,毕竟他没有为别人这么做过,和别人怼根本不会感觉快乐,在别人被欺负也没有感觉,只有裘克

有一天晚上,杰克的房门被敲响,杰克以为是里奥或者是谁找他有事,打开门却发现是裘克,而且还是一身酒气的裘克

“你怎么来了,还是喝酒后来的?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关门了?”话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把裘克带了进来

“我去准备解酒药”把裘克安顿在椅子上,随后去找药,至于为什么会有解酒药……

――――――

某一天,在对局中,杰克难得佛了一回,于是跟着艾米丽看他们修机

前锋因为杰克佛了所以只能和艾米丽修机,然后忽然就来了一句

“艾米丽医生”

“怎么了,威廉”

“这几天奈布经常喝酒,结果醒来后头疼,请问有什么药可以用吗”

“这样的话……先给他喝点解酒药,这样他醒来后能好一点”艾米丽想了一下随后说到

“对了,他醒后给他弄蜂蜜水,食物的话,给他做粥吧”随后又补充到

“好的,谢谢你,艾米丽医生”

话说,裘克似乎偶尔也喝酒……要不要去弄一点解酒药?

杰克这样想到,这个想法冒出的时候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我关心那个疯子干吗?!

虽然最后还是要了解酒药就是啦

――――――

“杰克!”他忽然开口把找解酒药的杰克吓了一跳

“杰克,老子我TM告诉你,我喜欢你!老子我喜欢你这个伪的不得了的伪绅士!虽然不知道你个伪绅士到底有什么好的不过我就是喜欢你!”

杰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彻底愣住了

“裘克……你说什么?”杰克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次

“我说,我喜欢……你……”裘克睡过去了

“果然是醉了吧,怎么可能喜欢我……”随后不在找解酒药,把裘克弄到自己的床上,自己也上床,一起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裘克醒了,却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房间,动了一下却发现有人抱住了自己,转头却看到了杰克的脸

woc!!

裘克差点惊呼出来,伪绅士怎么在这……等等这是伪绅士的房间吧!他怎么来的?!

随后头一阵疼痛,昨天晚上的事情零零星星的记了起来,他似乎说过一句话……反正似乎是告白的话……等等告白?!

裘克忽然慌的一批,不会是自己醉了的时候说出来了吧?!

裘克忽然想离开这个怀抱,逃离这个房间,但他稍微一动,杰克又抱的很紧,还一直说着:别离开我,裘克

裘克两眼一闭,打算干脆继续睡,等再醒过来就装不知道

“裘克……我喜欢你啊……”

这句话让裘克懵了好一会随后是一句让他震惊的话

“我怕你……不喜欢我……就从来没说过……”

裘克的心情释然了,既然杰克也喜欢他,那就可以了吧,随后又是一阵复杂

他们对方原来都怕对方不喜欢对方吗……

裘克想了又想,最终用行动和语言表达出了自己的心情

他轻声对杰克说道

“伪绅士,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确实,也喜欢你”

裘克吻了一下杰克的额头,却不料杰克睁开了眼睛

“哟,早上好啊伪绅士”

“早上好,小疯子”

这可能是唯一一回他们没有在打招呼的时候吵起来吧

从这天起,他们还是日常互怼,可是,大家总感觉不对劲,比如怼着怼着就聊起来了又或者是笑起来了

直到有一天杰克忽然发现玫瑰花丛中发现了角落里那丛紫色的玫瑰,紫玫瑰上面的纸蝴蝶上写着

――――――

“园丁小姐,我有件事情想问你”杰克来到了求生者宿舍,想问园丁事情

“什么事情呢,请问吧”园丁微笑着说到

“裘克有没有要过紫色玫瑰的花种,或者向你请教过养玫瑰的事项?”

“唉?裘克先生吗……”园丁想了想,说到

“都有哦,很久之前要过紫玫瑰的花种,然后问我怎么种,当时可能我我见过最温柔的裘克先生了吧”

自己猜的是对的,难怪之前裘克的手指上有伤口

“谢谢园丁小姐”

“不谢,那么请问杰克先生问这些有什么事吗?”

“有很重要的事”随后走出了求生者宿舍

――――――

这天夜晚

“裘克”杰克看这裘克说到

“什么事啊伪绅士”裘克擦着火箭筒说到

“紫玫瑰,是你送的吗”

“是我送的啊,你不会看纸条的吗?”裘克还是一如既往的怼人

“那请问,这花是你种的吗”杰克问出了让裘克愣住的问题,杰克发现裘克的身影忽然僵硬

“不是啊”裘克微微心虚的说到,毕竟这确实是他自己种的

“你说谎了”杰克笃定

“我没有,这个真的不是我自己种的”裘克否认

“我不信”

“……行行行我承认是我自己亲手弄的!”裘克不耐烦的说到

“谢谢,我很喜欢”杰克在裘克惊诧的目光下把他抱住

“伪绅士你放开我啊喂!”

――――――

后来,所有人都知道后

园丁:“你们要是结婚了我当花童!”

慈善家:“克利切就当灯光师吧!照亮你们的美!”

空军:“你们要是结婚了叫我,我当礼炮师”

魔术师:“我就当司仪吧,顺便恭喜你们在一起”

机械师:“我可以尝试布置会场!”

庄园主:“我把红教堂借你们”

厂长:“衣服之类的,我和瓦尔莱塔可以做”

蜘蛛:“是的!”

杰克:“谢谢各位,不过我听裘克的”

裘克:“滚!”

而侦探和庄园主回家后

侦探:“庄园主,你说,我都推演了些什么玩意?!”

庄园主:“亲爱的,我觉得,你都推演了些好玩意~!”

侦探:“滚!!”

――――――

“当时真的很有意思,是吧,伪绅士”

“确实如此”

“杰克先生,裘克先生,游戏要开始了哦”美智子的声音响起,他们才发现已经到时间了

“走吧,小疯子”

“呵,伪绅士”

这种生活虽然并不像杰克没来时想象的那么腥风血雨,不过,他现在感觉这种安逸的生活也不错

毕竟身边有自己深爱的人,就足够了

―END―

芒果布丁_2018.9.17 20:48(修改前)

芒果布丁_2018.9.17 21:18(修改后,因为这是我当时投稿的杰裘文所以有一个地方的批注忘删了,也有一些错字嗷……疏忽了……)